第一章 責任託付式禱告

一切憂慮卸給神 | 甘坚信 Kenneth E. Hagin

以弗所書6:18“靠着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是在關於怎麼禱告這個主題上我最喜愛的經節之一。

“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另一種譯文說的是“所有的禱告方式”,還有一種譯文為“各種各樣的禱告”。我們需要應該是各種各樣的禱告,不僅僅是一種。聖經也指出禱告是有多種方式的。

其中一種就是“責任託付式的禱告”,也就是把你所有的憂慮都交託給神。關於這個問題我們的主要聖經一句是彼得前書5:7:“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這是出於【國王欽定本】的翻譯。

對於這尤為特別的經文我最喜歡的卻是【釋讀聖經】中的翻譯:“你們要將所有的掛慮――你們所有的焦慮,你們所有的擔憂,你們所有的牽掛――一次性地卸給他,就此終了。因為他深切的愛護你們,關切地顧念你們。”

腓立比書4:6包含了聖靈透過使徒保羅對禱告的所有指示,【國王欽定本聖經】譯為:“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由於語言的變化,“應當一無掛慮”這句短語對身處20世紀的我們來說已不太明確了,有一種現代文譯本譯作:“對任何事情都不要心懷焦慮。”另有一處我更為喜歡的譯文為:“凡事都不可煩躁不安和焦慮,倒要在每一件事情上用感謝的心禱告、祈求,讓神知曉你們的一切需要。”

現在讓我們回頭去看馬太福音的第六章: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

26、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它。你們不比飛鳥貴重的多嗎?

27、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使身量多加一寸肘呢?

28、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綫;

29、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

30、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神還給它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

31、所以,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

32、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

33、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34、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不同的屬靈法則操縱不同的禱告。如果你採用了管理適用的一種方式的禱告的法則,然後又試圖把它們應用在其他的禱告中,其結果必會導致混亂。所以我們需要學習,在特定的環境和情況下,使用不同方式的禱告。

在環遊全國的奮興運動和聚會中,我們竭力將人們推入信心的領域;現在就信靠神,現在就得到答案。

我們在他們的地區裡僅作短暫的停留,通常不舉行禱告聚會。為了最大可能性地幫助大多數人,我們儘力推動他們相信神、以致得到他們的個人需要,主要目的是在醫治方面。

但是我們做的這種可快速指導並不是在信心與禱告這個主題上的最終道理。而且如果人們就此把它作為最終真理來接受的話,那麼在生活中他們必會失望痛苦。

我們強調的是信心的禱告,一些人有信心,但是是對我的信心,而不是在神裡的信心。他們想要我為他們禱告,使他們自己能用信心去禱告。他們帶著禱告的要求來到我這裡。

當然了,聖經的確是教導我們要彼此禱告,也教導過我們要互相代求。但我們也需要確定哪一種方式的禱告會給一個具體出現的情況帶來果效。

在一天的事奉結束之後,一位女士走過來對我說:“甘堅信弟兄,我想請你為我禱告。”

我回答說:“禱告什麼?”

她驚訝的看著我說:“難道還需要我告訴你嗎?”

我說:“是的,除非你清楚地告訴我,否則我不打算為你禱告。因為我不知道我們所要禱告的是什麼。對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我是不能相信的。並且,除非讓我知道是不是我要贊成的事,否則我是不會贊同的。你的需求是什麼?”

她開始哭起來。她說:“甘堅信弟兄,生活的重擔――生活的掛慮,生活的擔憂――簡直重得使我承受不了了。我想求你為我禱告,讓主為我做兩件事中的一件:要麼他給我帶走其中一半,因為另一半我還能承受――只是擔不起全部罷了;要麼他給我恩典,使我能擔負所有的重擔。”

我的心極力傾向她,我盡了全力來幫助她。

我說:“姊妹,哪一種禱告我都做不到。那是不符合聖經的。你看,若那樣的話,信心的禱告將不會運行,不會帶來功效。事實上,只有唯一的一種禱告在這種情況中才會帶來果效。那即是責任託付式的禱告。姊妹,這不是很好嗎,你我已經得到答案了?”

她看上去驚喜交加。

我又說:“關於這個問題我有一個內在的信息(我指的是聖經裡面的信息),”我接着談下去:“神的話語極力準確地告訴我們,對於我們的擔心,我們的牽掛和我們的焦慮,我們並不能做什麼。”

我首先向她引用了【國王欽定本聖經】。

我說道:“在彼得前書5章7節裡,聖靈透過使徒保羅告訴我們,‘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也即【釋讀本聖經】所說的,你們要將所有的掛慮――你們所有的焦慮,你們所有的擔憂,你們所有的牽掛――一次性地卸給他,就此終了。因為他深切地愛護你們,關切地顧念你們。”

我告訴她:“你不必每天都這樣交流,只需要一次性地、終結性地交託掉。自那一時起,你就從擔憂掛慮中得釋放了。”

她抬起頭來看著我,說:“你的心可真硬。你只是個硬心腸的人罷了!”

我盡我所能地讓我的音調溫良柔和:“親愛的姊妹,我不是心腸剛硬。聖經不是我寫的!我並非說此話的那一位。那是神的話語,神愛你。”

“是的”,她回答道,“但你根本就不懂我必須為何事而擔心!”

我說:“親愛的姊妹,我相信我是不知道你必須為何事擔憂,但神知道――他知道每一件事――而且那是神的話語神是說,你要將所有的掛慮――所有的焦慮,所有的擔憂,所有的牽掛――一次性地卸給他,就此終了。”

她說:“我實在做不到。”

我說:“不,你能做到。神是公義、良善和美好的,他絶不會要求你做力所不能及的事。”

就在我看來,似乎任何一個人在發現了聖經中的這節經文後都會無比高興並且興奮的接受它的。但這位姊妹卻轉過身去,走掉了,並說:“我不可能放棄我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