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當醫治沒有來到時

醫治屬於我們 | 甘坚信 Kenneth E. Hagin

“我禱告呀,一直在禱告。我去過全國各地的醫治佈道會,有很多次人為我禱告過,但我至今還未得醫治。你能幫助我嗎?”

很多的牧師經常會遇到這樣一個淒慘的乞求。他們為病人禱告,但是病人怎樣到來的還是怎樣回去——沒有得到醫治。

為什麼有的人能立即得到醫治而另外一些人從一個地方輾轉到另一個地方去尋找醫治卻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返呢?

為什麼有些教會的服事人員通常多年遭受痛苦而一些不太忠心的基督徒卻從上帝那裡領受到一個突然的神蹟?

難道上帝是個勢利眼?還是我們在上帝關於醫治這個問題上缺乏一個完全的瞭解而導致我們失敗呢?

在這本書裡,我們要從上帝的話語裡找到這個答案。

我們通常把重心放在抹油的恩膏,按手為病人禱告的操練上。但是醫治本身要比抹油的恩膏更重要,就像救恩比禱告更重要一樣。

抹油、牧師的禱告和按手都只是簡單的方法,或者說是個接觸點。它們本身並不能帶來醫治。這些方法是釋放我們對上帝話語的信心的途徑。

我們也常強調醫治的恩賜(林前12:28),它是在哥林多前書12章8到10節所提到的屬靈恩賜之一:“這人蒙聖靈賜他智慧的言語;那人也蒙這位聖靈賜他知識的言語;又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信心;還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醫病的恩賜;又叫一人能行異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別諸靈;又叫一人能說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

當人們宣講、教導和相信這些恩賜並順服聖靈的帶領,我們會看到這些超自然恩賜的彰顯;但這些恩賜並不是經常的運行。

通常剛信主的基督徒會被如此醫治。然後當他們第二次病倒時,他們不是去相信神的話語,而是期待着還被醫治。然而當他們沒有得到時,便很失望。

我發現在我的事奉中這些超自然醫治能力的彰顯經常不是出現在罪人中間就是出現在那些沒有聽過醫治教導的教派中!我几乎沒有看到它們在全備福音會的人中間工作。

為什麼呢?因為醫治的恩賜和超自然能力彰顯的首要目的是為福音做廣告去贏得教會外邊人的注意。信徒需要釋放他在神話語裡的信心來得到醫治。

在一次聚會中,我指着一個人說,“先生,你沒有得救,神的靈啟示我,你有疝氣。如果你馬上到這裡來,我為你按手禱告,疝氣會立即消失。”他來了,疝氣也就消失了。

那天晚上我們邀請人來到台前,他回應了我們的邀請,得救了。兩天以後,我為他按手禱告,他被聖靈充滿。

我們需要把通過超自然能力彰顯得來的醫治和單單操練神的話語得來的醫治區分開來。同時必須明白人不能操縱這些超自然的恩賜;這些恩賜只是通過他彰顯。我不能什麼時候想讓它們彰顯,就讓它們彰顯。我能做的只是向聖靈敞開我的心,讓他按己意運行在我的身上。

我們經常被教導耶穌醫治的唯一原因就是要證明他的神性。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從來沒有在拿撒勒城證明他的神性,因為在那裡,他從沒有像在別處那樣行神蹟。

馬可福音第6章第5節告訴我們,“耶穌在那裡不得行什麼神蹟,不過按手在幾個病人身上,治好他們。”(注意這裡馬可沒有說耶穌不願意在那裡行神蹟;他說耶穌不能!)

擴大本新約聖經說:“……他按手在幾個生病的人身上。”換句話說,他們只是生病了,不是瞎眼的,不是聾子,不是瘸腿的,不是癱瘓的。

耶穌醫治人不僅僅是證明他的神性,他此時不是作為神的兒子來事奉,而是作為一位有恩膏的神的先知來事奉。他在路加福音4章24節裡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的家鄉被人悅納的。”注意他稱自己為先知。

在馬太福音13章58節,我們瞭解到耶穌有時不能醫治的原因:“耶穌因為他們不信,就在那裡不多行異能了。”是他們的不信阻擋了他。

另外在路加福音第4章,耶穌說在以利亞大饑荒的時代以色列全地有許多寡婦,“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裡去,只奉差往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裡去。”(第26節)。

即使以利亞的生命滿有神的能力,他也不是說在誰的身上都能工作。但是因為他被差遣去到這個與眾不同的寡婦家裡,那裡就連續地發生神蹟:“壇內的面果不減少,瓶裡的油也不缺短。”(王上17:16)。

耶穌繼續說:“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路4:27)。乃縵不辭辛苦來到撒瑪利亞,在那兒他聽說有一個叫以利沙的先知可以治好他大痲瘋病。

以利沙有以利亞雙倍的恩膏,聖經記載他行的神蹟是以利亞的兩倍。

他對乃縵——這個敘利亞人說,“你去在約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複原,而得潔淨。”(王下5:10)。為什麼以色列境內所有的痲瘋病人都不去以利沙那裡也得醫治呢?

這個答案取決於以色列人和上帝所立的醫治的約。在那個約裡,耶和華說:“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出15:26)。在出埃及記23章25節、26節裡,主說“……也必從你們中間去除疾病……我要使你滿了你年日的數目。”另外在申命記7章15節主說:“耶和華必使一切的病症離開你……”。

你看,他們根本不需要任何先知來醫治他們。他們只需要相信神和他們所立的約。乃縵甚至沒在那個約裡,可是他相信,就得了潔淨!當乃縵被醫治後,他又回到以利沙住的地方,想給他一些金子、銀子和許多好東西,因他為得醫治而心喜若狂。先知不想接受他的禮物,因為他知道乃縵想支付這筆醫治的錢。

你不能支付你的醫治。

然而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起了貪心。他不願看到所有的銀子、金子以及衣物被拿走。於是他追趕乃縵,撒了個慌說,“我主人打發我來說:‘剛纔有兩個少年人,是先知門徒,從以法蓮山地來見我;請你賜他們一他連得銀子和兩套衣服’”(王下5:22)。乃縵非常高興地給了他所要的兩倍。基哈西拿了金子、銀子和衣服,把這些占為己有。

當基哈西回到以利沙的屋裡,以利沙問他,“……基哈西你從哪裡來?”回答說,“僕人沒有往哪裡去”。以利沙對他說,“那人下車轉回迎你的時候,我的心豈沒有去呢……” (25,26節)。以利沙在靈裡看到基哈西趕上了乃縵的車隊。他知道基哈西所做的一切。

儘管以利沙不能知道當天在那兒發生的每一個謊言,但對他僕人的這件事,他確實有一個超自然的啟示。

有些人認為如果一個人是先知,他就是一個預言家,知道一切的事情。然而聖靈的恩賜並不是每時每刻都在運行,只有當聖靈隨己意運行時。基哈西瞭解這一點。他知道以利沙是個神人,他的生命伴隨着神蹟,但他知道知識的言語只是偶爾會發生。否則,基哈西沒有傻到如此地步,試圖向以利沙撒謊;他一定知道他能僥倖混過去。

我們應該敞開我們的心,讓神的靈隨時彰顯,但我們不必只等它來醫治我們。

醫治的恩賜多次彰顯在我的事奉中,但我不比以利沙更有能力。我不能按一下按扭或者推一下槓桿,這些恩賜就會開始工作。只有聖靈隨己意工作,因為是他在工作,而不是我在工作。

醫治是屬於我們。它不僅僅是一個禱告的事情,也不僅僅是一個屬靈恩賜彰顯的問題。醫治屬於我們,是因為主耶穌基督已經為我們做成了這一切。

我竭力幫助病人明白這一點。我希望他們藉著這種或那種方法得到醫治,或者是通過在我的事奉中神的恩賜的彰顯;或者是把神的話語種在他們的心裡使信心能在他們心裡增長。然後當我真正按手為他們禱告時,他們能藉著我們雙方面的信心而得到醫治。

我于一九五一年八月在俄克拉荷馬州舉行佈道會。白天的聚會是在教會裡舉行的,夜晚的聚會是在一個搭在城市公園裡的帳篷裡舉行的。每晚當我講完道之後,都為病人按手禱告。

這種按手禱告只是一個連接點,人們可以藉著它釋放他們在神話語裡的信心;由於他們有了信心,我也竭力用我的信心幫助他們,他們就得了醫治。

有時神醫治的大能特別地彰顯出來。例如,一天晚上,一個母親帶著她四歲的兒子來禱告。當她抱著這個孩子進來時,他的小腿萎靡無力地從他的身體上懸吊下來。他使我聯想起了布娃娃。

母親告訴我,他十八個月的時候得了小兒麻痹症,從那以後他從未再走過一步。儘管他的雙腿癱瘓了,身體的其他部分卻發育地很好。

當我為這個孩子禱告時,神超自然的能力就降臨在聚會中,那個小孩開始在講台上跑來跑去!

幾年以後,當我和妻子在俄勒岡舉行佈道會,一個人自我介紹說他是那個孩子的舅舅。他說,“我想你會對我們從俄克拉荷馬來這裡度假很感興趣。我的外甥現在十七歲了,他在高中是足球隊的前鋒。”

我們感謝神的能力,我沒有醫治這個孩子;神醫治了他。如果我能的話,我願醫治每個小兒麻痹患者。我曾服事過很多這樣的人。我“按下同樣的按鈕,推下同樣的槓桿,”也就是說,無濟於事。我真希望讓這個恩賜在每一個人身上工作。就像以利沙當然希望他能醫治每一個大痲瘋病人。但是超自然能力的降臨只能是按照聖靈的意思,而非我們的意思。

當我在德克薩斯佈道時,一個五旬節派的婦女帶她的小女兒來禱告。這個小孩,大概只有九歲,也是因小兒麻痹症而致殘。她的左腿懸吊着。繃帶綁在她的腳上,但當她媽媽把繃帶鬆開,這個小孩不能走。四肢沒有用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沒有神蹟發生。我開始宣講神的話語,母親相信了。我按手在這個孩子身上禱告。沒有神蹟,這個母親又把孩子帶回去了,還跟來的時候一樣明顯。

當她解開孩子的繃帶去洗澡時,這只腳還是翻着的。左腿還是無力地垂下來。母親把孩子放在浴盆裡抓住她的膝蓋,開始給她洗澡。

她回憶到,“我開始哭着說,‘主啊。對不起。我想要我的孩子得醫治。’然後我記得堅信弟兄所說的話,我的信心震撼。我相信神的話語。我相信醫治的恩膏流進她裡面。那只是一個相信神話語的問題。突然我聽到什麼聲音像乾草砰砰地爆裂聲。朝下一看,那條腿就在我面前伸直了!”

雙腿變得一模一樣,這個孩子能夠正常的行走。

這個神蹟是通過宣講和教導神的話語,通過一個有信心的母親的相信,按照神的話語去行而得來的一個奇蹟。

我相信神蹟。在我的聚會中有。我們盼望有,我們應該盼望有。但在此同時我們必須宣講神的話,信徒們應該在神的醫治上不斷地喂養使自己對這方面的信心倍增。醫治屬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