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序

以弗所书讲章 卷一 神终极的心意 | 钟马田 Martyn Lloyd-Jones

翻译这本书花费了将近整整一年的功夫。前面四分之三在今年年初即已译毕,但剩下的四分之一却延宕七个月。今年二月,正式接下美国活泉出版社编务,以已经译妥之书的出版为优先,尤其是担任「活泉新约希腊文解经」执行编辑,该套书更是本社排在第一优先出版顺序的,而今年是该俯伏敬拜,与主交通。这是一段极甜美的时光。这一年来也有机会应邀在各处带领查考以弗所书,有部分是套书出版关键年,有几卷陆续出版,每卷都得经我仔细审校达三次以上,余下几卷(笔者皆有编译任务)也将在今年完稿,所以这本书就这样耽搁至今。

译了二十几本书,却从来没有过像翻译此书时的感受。尤其是在前面几个月,每一天最期盼的就是打开这本书,边读边译,翻译过程中经常受到书中信息感动,不得不将笔放下,在主前得助于此书。

读任何一本书,除了可得着帮助之外,也一定会有和作者持不同看法之处,笔者对这一本书亦然。尤其是作者对于「圣灵的印记」的见解,笔者实难接受。但这不妨碍我们领受书中的信息。魏斯比(Warren Wiersbe)论到钟马田的《传道人与讲道》(Preaching and Preachers)一书时说:「有些人可能不喜欢他讲圣灵的能力时,用『灵洗』这个名词,或者他把圣灵的『充满』与圣灵的『恩膏』混为一谈。但他的书既如此有价值,我不会因此小节而因噎废食;但我应在此提起,或许这只是神学字义的区别吧!……或许有很多人读他的书时,不同意他的看法,因此就把此书搁置不读;我们一般人往往只阅读与我们持同样看法和立场的书,其实我们彼此虽不一致,但并非彼此为敌。所以我建议同工们至少阅读他的书两次,第一次反对他的看法,第二次肯虚心从他的书中得益处!这本书能平衡我们的思考,苏醒我们的良知,挑旺我们的心,扩大我们的异象,操练我们属灵的能力,传道人有了这些,夫复何求!」我想这段话也适用于钟马田所有的书。

附带一提的是:有读者向我们反映到,「钟马田」(D.Martyn Lloyd-Jones)一名译法并不正确,并建议将之译作「骆忠思」。我们承认这样的译法才是较为正确的,但是由于港台两地几家基督教出版社都采用「钟马田」译法,我们不愿再添一新译名,以免各译各的,使读者徒生困惑。以往许多外国人名一经翻译,就变成许多不同的中文名字,这是笔者以往读书时、乃至从事文字工作后,都盼望能尽量避免的。因此我们仍然「将错就错」,但仍借此机会向该读者略申谢忱。读者对于敝社所出诸书若有其它意见,非常欢迎与我们联络。

最后,不能不向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致歉。从事文字工作后,不像从前一样花许多时间陪伴他们。也感谢高雄市基督徒之家的弟兄姊妹,他们容许自己的牧者「不务正业」,又教书、又广播、又编辑、又翻译,在牧养工作上有诸多的亏欠,虽屡次请辞,他们却一再挽留,并表示支持之意。盼望群羊的大牧人我主耶稣基督,亲自作他们的牧者,使他们一无缺乏。

译者  潘秋松一九九五年润八月  台湾.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