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言

靈命深處 | 葛朗蒂

當你知道

* 她也是從一個急躁不安的生命,經過萬般的煎熬試煉之後,而享有完全生命中的和諧與喜樂時……

* 她也是花了許久的時間在父神的面前,靜候祂的應許「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成就在她身上,而始得聖靈充滿的生命時……

* 她也是在聖靈充滿之後,卻仍得經歷過一段信心完全黑暗的時期後,才能真正摸着神的心意時……

相信賓路易師母一生所留下的事蹟,是真正且直接能幫助你。那「下垂的手,發酸的腿」再度昂起,跨步前行的動力……

(原序)聖靈引導的水流和條件

每一個信徒在重生之後,神就為他預備了一段「路程」;以使他裡面的新生命漸趨成熟,叫神能最高程度的運用他生命中的每一部份,為祂工作。這段「路程」是每一個人都要盡其本分去發現,並走完它的。旁人不能判斷這「路程」是什麼,只有神知道,並且祂能使人知道;以引導信徒進入其中。正如當日祂引導耶利米和其他先知,保羅、腓力以及其他使徒,今天神照樣如此引領祂的信徒。

這原則在聖經中神的僕人生命裡是可以清楚看見的。我們來看耶利米和他所受的呼召及使命。主對他說:「我差遣你到誰那裡去,你都要去。我吩咐說什麼話,你都要說。」(耶一∶7)「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我使你成為堅城……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勝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耶一∶10—19)耶利米就照主給他的話開口,在被人頂撞和苦痛中,他所傳講的受人摒棄,(在他有生之年,他所說的許多預言尚未應驗。)然而他完成了他的工作;他沒有計划去揀選他的服事。他被召作工,連工作也是被選擇好了給他的,無論這工作是否被人接受,他仍必須去完成(耶一∶17、18)。他所講的信息中充滿了「攻擊」的話語,果然如先知說的,神伸手「攻擊」,直到今日。

在以西結的使命中,我們也發現同樣的原則,他被召、受命,蒙神賜給能力是為著指定的工作(結一∶8,二∶1—10,三∶1—17)。無論如何受苦(結九∶8),他的工作仍須繼續,連家人也都是神命令下的奴隷(結十二∶3—6,廿四∶16—18)。他所講的同樣充滿了「攻擊」,這是神對罪惡的態度,藉著祂的僕人寫在記錄上。

在新約中,我們看出神的僕人同樣被揀選(約十五∶16),同樣被任命。首先,我們可以在神典型的僕人主耶穌的生活以及使命上看見。在其整個生活中,祂知道祂的使命和「路程」。祂沒有因親情的牽掛(路二∶41—52)、兄弟的譏笑(約七∶5—9)、群眾的聲音(約六∶15)而被引偏離這條「道路」。祂知道自己已完成了一個地區的工作(可一∶37—38),因此離開往別區去。祂行醫病之能,並沒有越過神的界限。這醫治之能本是為要應驗先知論及祂的話(太八∶16—17)。祂作成差祂來者的工作,並非出於自己的意思或個人的喜好(約四∶34,十一∶5—17)。

同樣,我們在保羅身上也清楚的看見走完「路程」的例子;其中充滿了神對個人的引導和禁止。保羅被揀選(徒九∶15)是為特別的服事,這服事令他大大的受苦。他被揀選為外邦人的使徒,神交付給他一種信息,這種信息即是連最大使徒也未曾受託宣講過的(加二∶9)。在耶路撒冷大會中,曾經受到他新信息(徒十五∶6—12,廿一∶18—20)的攪動。然而他知道所受的託付,即是連「那些有名望的」也是無份。他必須忠於所託付他的,必須在神為教會的大計劃和神對付世界的計劃中,完成他的那一份。藉著裡面的靈他知道去哪裡,要作什麼(徒十三∶2—4);他知道自己在聖靈的水流裡,何時停留在什麼地方,因為他的信息裡就有恩膏的明證(徒十四∶3)。他也知道何時被禁止,前往某處(徒十六∶7);何時為神差往執行另一使命(徒十六∶10);何時必須前進,甚或知道此去必會喪命(徒廿∶22);何時作完服事的工作(徒廿∶25);並知道他離開之後必有豺狼進入信徒中間(徒廿∶29)。這些全都是在他的靈中藉著聖靈知道的,雖有這些事,他只顧「行完他的路程」。無論有無豺狼,在羅馬的見證是必須作的,雖在他離別之後,必有狼衝入羊群中,然而他卻能安然的交託神。

照聖經中所記,神對僕人們在生活中所顯現的原則,也引導我進入我自己的「路程」。為了幫助別人,要知道何者方是神的引導,我必須指出這條服事路程的兩個外面的特點,證明這是行在神的計劃中和被神的聖靈引導的。

第一,自從一八九二年我被聖靈充滿後,神就將我推進以前未曾想到的工作裡,當時每一個「敞開的門」都擺在我前面,這些都是我以往沒有去尋找,沒有去想、也沒有去計劃的。那時我看見自己在聖靈的水流中,正進入神為我安排的一生計劃中。而我呢?只要確確實實的知道自己是在神的旨意中,能保持自己自由地運行祂的旨意,如此內心就有很深的安息及單純的目標,也除去自己的計劃和為將來的事而憂慮的心。我只要跟自己說,「我現在是否在神的旨意中?」「明天的事祂必有引導」即可。

但是,知道神旨意的條件是:(一)對於任何道路,沒有一條看起來是值得喜悅的,或是所謂「對神國有好處」的。(二)沒有雙重動機。例如說:「這種計劃是對神國有好處的。」而其中卻含有個人的目的,那麼無論這目的是多麼正當,都是沒有用的。

某段「行程」也許對我有益,也可能對工作有益,但先決條件是不可令尋求神旨意的羅盤針偏了方向。

第二,在服事上的第二個特點:假若神開了門,要相信祂必供應經濟上的需要,並供給進入這門的一切需要。祂行這事是不靠什麼董事會或委員會的。祂乃是照使徒時代的樣式,感動祂自己隱藏的聖徒,照「配得過神」的樣子,給祂的使者「送行」。從一地到另一地,當門一一敞開,供應必無所缺。在祂的使者方面呢?只要遵行一件事——保守自己能自由地跟從神的旨意,只要有這一樣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