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末日決戰 | 雷克.乔纳 Rick Joyner

前言

一九九五年初,主首先賜我一個異夢,緊接着又賜給我好些環環相扣的預言性經歷。我將這第一個異夢的摘要刊登在《晨星預言通訊》(The Morning Star Prephetic Bulletin),以及《晨星期刊》(The Morning Star Journal)上,當時所用的標題是《地獄大軍正前進》(The Hordes of Hell Are Marching)。當我繼續為所看到的這場屬靈大戰而尋求主時,我又得到一連串的異象與預言性的經歷,這都是互相關連的。我把這些異象與經歷,摘要刊登在《晨星期刊》上,標題分別是:《地獄大軍正前進----第二部與第三部》。

後來此系列變成《晨星期刊》自出刊以來最受歡迎的文章,以致要求將這三部分集結成書的信件,如雪花般飛來。於是我決定出書,並着手將摘要版中省略的部分填補進去。然而,在我準備將此書交付編輯的同時,卻又得到另一個預言性的經歷,而且顯然與此異象相關,其中甚至包含了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部分。這最後得到的經歷,就是本書的第四與第五部分(第四部分有些曾在期刊所刊登的《第三部》中出現過)。本書的前三部分也包含了相當多未曾刊登過的內容。

我如何領受此異象

有關得着此異象最普遍的問題就是:我如何領受的?我相信這是重要的問題,故在此試着扼要地回答。首先,我必須解釋所謂的異象和“預言性的經歷”是什麼意思。

我所謂預言性的“經歷”有很多且分歧的意義,其中包括主透過聖經對祂百姓說話的所有主要方式。因為主是昨日、今日永不改變的,祂從未停止用同樣的方式向祂的百姓說話,而整個教會歷史也不斷出現這樣的經歷。使徒行傳第二章記載,彼得在講道時解釋說:異夢、異象與預言是末後日子裡的主要記號,同時也是聖靈澆灌的現象。因為我們顯然更接近這世代的末了,所以這些事在我們的時代中,就愈見其普遍了。

這些事如今變得更為常見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需要透過這些訊息,來完成神在我們這世代中的旨意。同樣的,撒但(它比許多基督徒更瞭解聖經)也知道在神與祂子民的關係中,預言性的啟示十分重要,因此,它也大大澆灌它仿冒的恩賜給凡服事它的。然而,若沒存純正的真實存在,便沒有仿冒,就像沒有人會仿製三元紙鈔一樣,因為根本沒有真的三元紙鈔。

我在一九七二年成為基督徒不久後,讀到使徒行傳第二章的經文時,我便知道:如果現在正是末後的日子,那麼瞭解神向我們說話的這些方式,就很重要了。我不記得剛開始是否曾為自己能得到這些經歷禱告過,但我的確開始有了這方面的經歷,而這也促使我想更進一步去瞭解。

從那時起,有一段時間我經常進入這種經歷,也有過毫無經歷的時候。然而,在每段毫無經歷的日子之後,它們都會回來,而且不是更強,就是更頻繁,最近則兩者皆是。透過這一切,我學到很多有關預言的恩賜、經歷,與預言之民等方面的事,這些會在另一本書中詳細說明。

預言性的啟示有許多層次,剛開始的層次包括預言式的“意念”(inpressions),那也是純正的啟示。這樣的意念,只要是由富有經驗、靈裡敏鋭的人來解釋,也可以有超乎尋常的明確與精確性。然而,在這個層次中,啟示會被我們自己的感受、成見與教義所影響。因此我決心不用主耶和華如此說這種方式,來表達從這個層次而來的任何啟示。 異象也會發生在感覺的層次,這樣的異象很溫和,必須用(心中的眼睛)來看,且同樣會十分明確與精準,特別是當這些異象是由富有經驗者所領受,並(或者)加以解釋。我們“心中的眼睛”愈敞開,正如保羅在以弗所書1:18所祈求的,我們所見的異象就愈有能力,愈是有益。

更上一層次的啟示,便是意識到主的同在,或聖靈的恩膏,這同在與恩膏會給予我們的心思意念特殊的光照。這常發生在當我寫作或講道的時候,使我對所說話語的重要性或正確性有更大的信心。我相信,當使徒在寫作新約聖經的書卷時,可能也有同樣的經歷。雖然這會使我們大有信心,但在這個層次上,我們仍然會受到個人的成見、教義等的影響。這就是為什麼我相信,在某些事上,保羅會說他是在陳述個人的意見,不過他也認為他身上有主的靈(主的靈和他的看法一致)。一般而言,當我們面對預言性的經歷時,更需要的是心存謙卑,而非教條主義。

“公開的異象”(open visions)高於感覺的層次,公開的異象是更清晰的,甚至比我們感受到主的同在或恩膏時所領受到的還要清楚。公開的異象是外在的,好像在電影銀幕上那樣清楚可見。因為我們無法加以控制,所以我相信,以這種方式臨到的啟示,混雜的可能性十分低。

另一個更高層次的預言性經歷是魂遊象外,正如彼得被指示到哥尼流的家,第一次向外邦人傳福音時的經歷一樣。也正如在使徒行傳第廿二章中,當保羅在聖殿禱告時所經歷的。魂遊象外是聖經中先知的一個共同經歷。魂遊象外就像是醒着作夢一樣,不似見到公開的異象那樣彷彿看到一個“大銀幕”,而是覺得好像你就在電影裡以一種奇特的方式置身其間。魂遊象外的範圍,可從較溫和的方面;即你仍能意識到的周遭事物,甚至可以與環境互動,一直到你覺得自己真的處于那異象裡面。這似乎就是以西結常有的經歷,可能也是當約翰得到記載在啟示靈中的異象時,所經歷到的。

本書提到的異象都是以異夢開始的,雖然有些異象是在主的同在十分強烈時臨到的,但絶大多數都是在魂遊象外的某個層次上領受的。其中多半是在我對周圍環境還有意識、甚至還能與環境互動,例如接電話之時。如果我被打斷了,或是那些經歷強烈到令我不得不起來走動時,當我再坐下來,就會馬上回到方纔中斷之處。有一次那經歷實在太強烈了,我真的站起來,離開我尋求主的山中小屋並驅車回家。一個多星期後,當我重回小屋時,几乎馬上就回到異象中我離開的地方。我從來不知應如何“開啟”這些經歷,卻几乎可以隨心所欲地把它關閉。曾經有兩次,這異象裡有很大部分的內容,是在我覺得很不方便的時候臨到我,當我在小木屋裡,趕着要在截稿月期前完成一些很重要的工作。《晨星期刊》曾有兩期,就是因此稍微延遲了出刊的時間,還有我最近完成的一本新書,原本也是希望提早幾個月出版的,不過主似乎不太關心我們的截稿日期!

在異夢與魂遊象外的經歷中,分辨諸靈與知識言語的恩賜,格外明顯地彰顯在我身上。有時當我注視某人,或為某教會、某事工禱告時,我便能知道相關的事,而那些是我原本不曉得的。在這些預言式的經歷中,這些恩賜被運用的層次,是我個人“真實生活”中未曾有過的。也就是說,在此異象中,當我注視一支邪靈軍團時,就可以馬上知道其策略與能力。我不曉得這些知識如何臨到我,但我就是知道了,而且知之甚詳。有時當我注視某事或某人時,就能立刻察覺其過去、現在與未來。在本書中,為了節省篇幅,我並未解釋自已是如何得知的,只是將它當做一件事實來陳跡。

運用預言性的啟示

我必須強調,我不相信任何預言性啟示的目的是為了建立教義,因為我們已經有一本聖經了。預言有兩大基本目的,第一是用來啟示主在某件事上對現在與未來的心意和策略,保羅夢見去馬其頓就是個例子;還有他在魂遊象外時,蒙指示要立刻離開耶路撒冷也是。在亞迦布的事奉也有如此的範例,經文中有一處曾指明天下將有大饑荒,另一處則指出有關保羅到耶路撒冷去的事。

另外我們還看到,此類啟示也用來照亮聖經所教導、卻未被看清楚的教義。彼得的魂遊象外就是一例,它不僅啟示了主的心意,也啟示一項合乎聖經的正確教導----聖經中原已講得十分清楚(外邦人也能接受福音),但卻是教會還不明白的部分。

本書的異象確實包含了某些策略性的啟示,同時也顯明了某些聖經的教義,而那些真的是我以前沒有看到,如今卻看清楚的。然而,從這些經歷中所彰顯出的教義,多半是我多年來已知道且教訓人的,但卻不是我已全然將之實踐出來的。我曾屢次思及保羅對提摩太的警告:要謹慎自已所教訓的。我知道我應該要把自己教導的實踐出來,但卻未能做到。因此,我所領受的話語中,有許多是對我個人的責備,但即使如此,我仍然覺得那是一般性的訊息,所以我也將之收錄在此。

有些人鼓勵我將此經歷以寓言故事的方式寫出來,像《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那樣以第三人稱敘述。但我決定不採用那種方式,其中有幾個原因:首先,我覺得可能有人會以為那是我自創的結果,但事實上這是錯誤的想法,我倒很希望自己能有這種創造力,但我沒有。另一個原因是,若照我所領受的方式來陳述,則會準確得多。我已竭盡所能將所領受的原封不動地傳達出來。然而,我承認自己最大的弱點是無法記得過于詳細的部分。有時我會質疑自已對此異象的某些細節,到底有沒有記錯。因此,讀者也應該有如此質疑的自由。我覺得,對於任何這類的訊息,這麼做都是對的。只有聖經才配被視為絶對無誤。

當你閲讀此書,我祈求聖靈引導你進入真理,並能將任何可能攙雜在麥子中的糠都分別出來。

雷克.喬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