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禱告的罪和原因

靈命的呼吸 | 慕安德烈 Andrew Murray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弗6:18)。

如果一個人的良心仍在起著作用,懮傷的內心仍會感到痛苦的話,那麼,我們應該將自己所犯的罪一一指明承認。我們認罪必須絕對是有關本人的罪。在一次教牧人員的聚會中,我們每個人都深深為不禱告的罪而感到羞愧難當。我們每個人都自己承認在禱告事奉上是"有罪的,確實是有罪的。"

為什麼不禱告是這樣一件大的罪呢?起初看來大家認為不禱告只不過是一種軟弱的表現而已。有許多人推托說不禱告是因為沒有時間或是為了瑣事分心了,然而我們卻沒有認識到這是個非常嚴重的罪。讓我們真心誠意的願望在今後的日子裡,我們要認識不禱告的罪確實是極其可惡的,現在我們考慮一下以下的幾個問題:

(一)信徒不禱告是對神的恥辱

這位聖潔榮耀的神邀請我們到他面前來,請我們與他交談,要我們將需要求告他,親自經歷與他交通的甜蜜和幸福。他曾照著自己的樣式創造了我們,他曾借著他自己的兒子救贖了我們,他要我們與他交談,要我們曉得這是我們最高的榮耀和拯救。

然而我們應當怎樣使用這屬天的權利呢?有許多人禱告,只花五分鐘時間,他們說再也擠不出時間禱告,而且他們也不渴慕多禱告,真可嘆啊!他們竟捨不得用半小時與神在一起,當然,這並不只意味著他們是絕對不禱告的。他們每天禱告,但是他們覺得禱告乏味,他們禱告時沒有與神交談,也沒有以神為他們的一切。

倘若有朋友來拜訪他們的話,他們的情況就不同了,他們有時間,他們能擠出時間,排除瑣事。欣賞享受朋友的交談。是的,凡是他們真正感到有興趣的事,他們有的是時間。但是要真正與神交談,並且以他為樂,他們就沒有時間了!他們可以有充足的時間服事他們所豢養的動物,可是他們過了一天又一天,過了一月又一月,他們與神交談一個小時的工夫也推說沒有。

難道誰膽敢對神說:"我抽不出時間來與你有交通。"這是多麼羞辱神,多麼輕看神的傲慢態度啊!我們是否認識這是得罪神了麼?如果我們對這種罪認識清楚了,我們是否會感到非常羞愧地向神呼喊道:"神啊!我有禍了,我完了,求你開恩可憐我吧!求你赦免我這可怕不禱告的罪!"現在讓我們繼續仔細思考下去。

(二)貧弱靈命的起因

事實證明,我們的生命大部分還是處在"肉體"的權勢之下,醫生借著按脈就能診明心臟的情況,照樣,禱告就是屬靈生命的脈膊,不禱告的罪能說明神的生命在基督和教牧人員的內心中已得了致死與軟弱的疾病了。

許多人抱怨教會軟弱無能,總認為教會在成全神的呼召方面,在感化信徒方面,在拯救他們脫離世界的權勢方面以及帶領信徒分別為聖歸與神的方面都是無能為力。還有許多人批評教會對于億萬教外人漠不關心。這些教外人是基督已經託付給教會,而且要他將神的慈愛和救恩傳給他們的。千千萬萬的基督徒工作人員在世界上起不了什麼大作用,原因是什麼呢?沒有別的--就是他們作工是不禱告的,他們熱衷于研究,熱心于教會的事工,他們能忠心傳道,與人個別談道等,在這一切的忙碌之中,他們缺少不住的禱告。不住的禱告是使聖靈的可靠應許以及從上面來的能力連接在一起的。我們的屬靈生命所以缺少能力的唯一原因,就是這不禱告的罪在作祟!讓我們仍繼續仔細思考吧!

(三)、不禱告的後果

教牧人員不禱告的後果,使教會遭到非常可怕的損失--一個教牧人員的職責就是造就信徒們,使他們有禱告的生命,但是如果一個領導人自己在與神交通秘訣方面還存在著問題,對于每天為自己、為工作、為領受聖靈所賜從天而來的豐富恩典還模糊不清的話,他怎能在這方面帶領信徒呢?一個教牧人員不能帶信徒的靈命高出於自己的靈命程度。他不能單憑熱心指出一條追求靈命長進的道路,或是說明一件工作,如果他本人卻不先身體力行,也不用自己的行動和生活來證明他所傳的。

可惜千千萬萬的基督徒對于禱告以及與神交通的幸福是一竅不通!有許多人雖然知道一些,他們也渴望在認識這方面的事上禱告能有所長進,可是他們在講道時,卻沒有堅持不懈地熱烈要求下去,直到得到這個福分為止。原因是顯而易見的,由於傳道人自己對于禱告的能力和禱告的秘訣懂得太少了。他們在事奉上也不禱告,禱告沒有占應有的地位,何況按屬靈的規律和按照神的旨意來說,禱告是必不可少的呢?哦!如果我們能幫助傳道人在這正確的亮光中能有所看見,能理解這不禱告的罪的後果,而且能從這罪惡中被拯救出來的話,我們將會明顯地看到,我們所帶領的信徒將發生多麼大的變化啊!讓我們再仔細思考一下:

(四)不能向萬民傳揚福音

對萬民傳揚福音是基督的吩咐--在沒有得勝這不禱告的罪惡,沒有把它驅逐出去以前,想要這樣遵行主的吩咐是不可能的。有許多人認為要做好宣傳事工,首先要有許多奉獻給主的男女工人,可以為著人們的靈魂得救而竭力禱告。也有人認為:只要神的百姓情願,只要他們樂意晝夜不息地呼籲神,神是會很熱切而且能夠拯救與賜福給他所救贖的世人的。然而信徒怎能被帶領到這樣的地步呢?除非傳道人先有完全的改變,而且他們能開始領會到必不可少的並不是傳道,並不是探訪,並不是教會事工,而是藉著禱告與神有密切的交通。直到得著從上面來的能力。哦!巴不得一切為天國焦思苦慮,勞心勞力以及盼望等候,能驅使我們認識這不禱告的罪吧!願神幫助我們將這根子拔出來,願神藉著基督耶穌的寶血和權能拯救我們脫離這個罪!願神教導每一個傳道人,使他知道只要他首先從罪惡的根源中被救拔出來,他就可以達到何等榮耀的地步啊!只有這樣,他才能勇敢又喜樂信靠又堅定地與他的神一同前行!

這不禱告的罪多麼可怕!主將這罪惡的沉重擔子放在我們心上,我們感到它是那麼深重,只有靠著耶穌的尊名和權能,我們才能被釋放出來,我們才能得著安息。我信這件事主一定能為我們成就的。

從美國來的一個見證

一八九八年在紐約有兩位長老會的信徒,他們為了要使自己的屬靈生命得到更深的造就,就去參加了北田的培靈會。會後,他們帶著充滿如火一般的熱情去工作了。他們迫切要使整個長老會要得到復興。一次,在他們舉行的聚會中,主席被聖靈感動要問一下與會的弟兄們禱告生活的情況,他問道:"弟兄們,讓我們今天在神面前和弟兄們面前表示一下好不好?我想這會對我們有好處的,現在請問每一位曾為了神的工作每天用半小時與神有交通的人,請舉一下手好嗎?"只有一位把手舉了起來。他接著又問:"凡用十五分鐘為了神的工作與他有交通的人請舉手。"半數不到的人把手舉了起來。然後他接著說:"禱告是基督教會的工作、能力。可惜一半的工作人員不去使用它!現在請用五分鐘禱告的人舉手。"那時,全體都把手舉起來了。但是會後,有一位弟兄前來承認他自己不清楚是否每天有五分鐘的禱告,他承認說:"我只用這麼一點時間與神交通,這個意外發現實在使我震驚。

不禱告的原因

一次在長老的禱告會裡,有一位弟兄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既然有這許多的人不禱告是什麼原因呢?是否由於不信呢?"

他所得到的答覆是:"肯定是的。"可是接下來問題又產生了--不信的原因是什麼呢?當門徒問主耶穌時:"我們為什麼不能趕出那鬼呢?"主的回答是:"因為你們缺乏信心。"接著他又說:"至于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禁食--就是捨己。放棄世界。禱告--就是抓住天上的。如果不禁食禱告,不捨棄自己的生命,信心是得不到操練的,他就是一個只隨從肉體(即舊性情)而不隨從聖靈的人,這就是我們不禱告的根由,是我們所抱怨所批評的。當我們散會出來的時候,有一位弟兄對我說:"我們盼望在聖靈裡禱告,同時又隨從肉體行事,看來這是不可能的。"

如果一個病人渴想得到醫治,最要緊是要查出病因,這是恢復健康必得做到的第一步。倘使忽視主要病因。而注重於次要的問題上,或是誤診在想象的病因,而不是真正的病因上,要得到醫治是不可能的。同樣地,我們至關重要的事是要得到正確的見解,去查出為什麼在內室的禱告是這樣死沉、失敗和悲慘。照理來說,在內室禱告,應當對於我們是一個非常蒙福的地方,可是我們的情況卻不是如此,那麼我們還得去探究,直到我們充分地認識清楚這罪惡的根源究竟是什麼?

聖經教導我們,信徒只能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隨從聖靈行事,另一種是隨從"肉體"行事。這兩種權力是勢不兩立,彼此相爭的,因此就發生了以下的情況:大多數基督徒靠聖靈重生了的,他們已經領受了神的生命。為此我們感謝神,--但是,他們平時每天的生活卻不隨從聖靈而是隨從"肉體"。保羅寫信給加拉太人說道:"你們既靠聖靈入門,如今還靠肉體成全嗎?你們是這樣的無知嗎"(加3:3)?他們的事奉是屬肉體的,是表面的。他們不明白隨從肉體去做神的工作,很快就被引入公開犯罪的歧途。

所以保羅不但提到了重大的罪惡--例如姦淫、殺人、醉酒等是"肉體"的活動,他也提到了日常生活比較普遍的罪惡--惱怒、爭吵、忽是忽非等也是肉體的活動。他勸他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加5:25)。我們尊敬聖靈是我們新生命的創始者,而且我們也應當尊敬聖靈為我們一切行動的主導者與指揮者,否則我們就是使徒所謂的屬"肉體"的。

大多數信徒對于這件事瞭解太少了。他們沒有真正認識到屬肉體的本性是極其可惡,也是不要神的,這樣的本性是屬他們的,他們也不知不覺順服了它。羅馬書八章三節說到:神在肉體中定了罪案--這罪案就是指基督死在十字架上說的。"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加5:24)。"肉體"是不可能改善,它也不可能成為聖潔,分別歸主的。"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羅8:7)。除了基督對付了肉體,又將它釘在十字架上以外,再也沒有別的方法來對付它了。"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羅6:6),所以我們因著信也要將它釘在十字架上,我們每天要把它作為咒詛之物來對待,只有那受咒詛的十字架才是安置受咒詛的肉體所最適當的地方了。

竟有那麼多的基督徒很少想到或是真誠地談到"肉體"的頑固性和無法估計的罪惡;這的確是令人痛心的--"在我裡面(就是在我肉體裡面)毫無良善(參羅7:18)。真正這樣相信的人就會這樣向神呼喊:"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把我擄去,叫我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3-24)?接下去又說:"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7:25,8;2)。能由心說出這樣的話的人是有福的。

甚願我們能夠懂得神賜恩給我們的計劃:"肉體"釘在十字架上,聖靈在我們內心管理我們的生活。

雖然懂得或是尋求屬靈生命的人是那麼稀少,然而這是神確確實實已經應許了的,並且他必要成就在那些為了這種生命而肯無條件順服他的人身上。

這裡就是我們追查到的頑固惡根不禱告的生活是由它產生的。也許,"肉體"禱告得很象樣,自以為這樣行是一個信奉宗教的人,自以為這樣可以使自己的良心滿意了。但是"肉體"本身不渴慕禱告,也沒有力量禱告。它也不會藉著禱告去追求認識神,甚至與神成為至交。它不會藉著禱告歡喜與他靈交,也不會藉著禱告繼續依靠他的力量。所以我們可以下這樣的結論:"肉體"必須被棄絕,也必須被釘死。屬肉體的基督徒既沒有追求神的本性,也沒有尋求神的力量,他一直停留在形式禱告的習慣上,停留在俗例上就心安理得了。至于隱密處禱告的榮耀與福樂,對他來說是莫名其妙,要等他瞎了的心眼明亮的那一天,他才會曉得肉體的本性是遠離神的,我們的最大敵人也就是它。至于有能力的禱告,對他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有一次,在培靈會中,我講到了禱告的題目,講到了與神為仇的"肉體"是不禱告的原因。那一天我用的語氣是很重的。講道以後有一位牧師的妻子對我說,她認為我講道的語氣過分重了。她也為了很少禱告而感到內疚,但她定意尋求神的心志是真誠的。我就將神怎樣講到肉體的話指給她看,我又告訴她每一件攔阻人接受聖靈的事都是肉體在暗中活動。神所以要造亞當是為了與他有交通,在亞當未犯罪以前,他享受了其中無窮樂趣。可是他犯罪以後,就立即頑固地厭惡神了,他逃避神,遠離神,厭惡神就是舊生命本性的特點,是不可救藥的本性,也是我們不願意降服自己借著禱告與神有交通的主要原因。第二天,那位牧師的妻子告訴我,神已經開了她的眼睛,她承認"肉體"仇恨神,厭惡神,是她有缺陷的禱告生命裡的暗藏障礙物。

哦!我的弟兄們,我們由於不禱告感到難受,但是不要從環境中去找藉口為自己辯護吧!我們要聽神的話語是怎麼說的,想一想我們有沒有暗暗地對一位聖潔的神有厭惡的心呢?

當一個基督徒不完全順服聖靈引導的時候,他就是不按照神的旨意和恩典的帶領行事(因為聖靈的引導必定是神的旨意又是他恩典帶領的工作),他就不知不覺地活在"肉體"的權勢之下了,"肉體"的表現有各種不同的形式,例如情緒急躁,突然發怒,缺少愛心,盡情吃喝,養尊處優,隨心所欲,謀求自己的主張,追求自己的尊榮或是驕傲自恃,目空一切以及追求世界的娛樂等,為了這一些事,你偶而受過良心的譴責感到過羞愧,這就是隨從肉體生活的縮影。"你們仍是屬肉體的"(林前3:3)--這節經文可能時常使你心中不安,你也得不到完全的平安和喜樂。

請你用些時間回答以下的幾個問題,你有沒有查出不禱告的原因呢?你有沒有查出無法改變肉體活動的原因呢?不錯,你是靠聖靈得了新生命,你是已經重生了,那為什麼你不隨從聖靈行事--反而讓肉體在你身上稱王稱霸呢?屬肉體的人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用心靈禱告,也不可能有禱告的能力的。神啊,求你赦免我,我這屬肉體的生命顯然是我可悲可恥的不禱告的原因。

戰場上的激戰中心

在培靈會中曾提到"戰略要地"的詞句,我多次用這個詞句來引證天國與黑暗權勢的交戰。當一位上將揀選某個地進攻仇敵時,他總是密切地注重那些策略點。以前在滑鐵盧的戰役就是這樣的。某個農場的住房正在戰場上,威林頓將軍立即看出它是這場戰役的具有策略性地點,他不惜派重軍防衛那個要點,因為這是取得勝利的關鍵。這場戰役的結局果然是如此。

照樣當信徒與黑暗權勢交戰時也是這樣,我們的內室就是取得決定性勝利的策略點。仇敵會竭盡全力誘惑基督徒,首先誘惑傳道人疏忽禱告,他知道只要我們疏忽了禱告,即使講道很吸引人,即使禮拜很感動人,即使對于探望工作非常忠心,這一切都不能有損于撒但和他的權勢。只有教會將自己關閉起來,進入內室,在內室裡得到了能力,只有主的精兵們用雙膝得到了從上頭來的能力,那時候黑暗的權勢才會動搖,我們的靈魂才會得到拯救。所以無論教會,宣道區域傳道人和他的信徒以及每一件事,都要靠我們忠心地去運用禱告的能力。

在一星期的培靈會中,我看到《基督徒報刊》上記載著:有兩個人為了某件事起了爭論。這兩個人我們稱他們為基督徒與亞坡倫,亞坡倫注意到基督徒有一種武器,有這武器必定能使他取得勝利,於是他們展開了你死我活的鬥爭,亞坡倫定意要從基督徒手裡將武器奪過來,而且要毀掉它,剎時間爭斗的主要矛盾變得次要了,現在爭斗的焦點是誰佔有這個武器呢?這武器是每一件事所依靠的,緊緊握住它是生命相關的要事。

信徒與撒但的戰爭也是如此,只要禱告,神的孩子就能得勝一切。難怪撒但總是盡心竭力地要從基督徒那裡搶去武器,或是阻擋他使用它,這是不足為奇的。

現在的問題是撒但怎樣阻擋禱告呢?他誘惑人拖延禱告或是縮短禱告,使人思想散漫,使人心神煩亂,甚至使人到不信和絕望的地步。然而禱告的勇士有福了,他無論如何總是當心地握緊手中的武器,並且使用這武器,正如同我們的主在客西馬尼園的情況一樣,仇敵攻擊得越厲害,他禱告得越懇切,他不停止禱告,直到他獲得了勝利。保羅提到全副軍裝的每一部份以後,他加上了一句話:"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弗6:18)。沒有禱告、救恩的頭盔、信心的盾牌、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都沒有能力,一切要靠著禱告。願神教導我們,使我們不但一心相信,而且緊緊抓住它毫不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