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是神的旨意要医治你

七个有关神医治的事实 | 甘坚信 Kenneth E. Hagin

因为医治是在他的救赎计划里。圣经向我们启示神的本性。圣经也启示神对罪、疾病和病痛的态度。神的本性不会随着时代而改变,他对罪、疾病和病痛的态度也不改变。

为了了解从神来的医治,我们必须知道这点。事实上,你必须知道从神来的医治的七个基本事实。

第一就是:是神的旨意要医治你,因为医治是在他的救赎计划里。

圣经说到凭两三个人的口作的见证,句句都可定准(马太18:16)。以赛亚书、马太福音和彼得前书的经文都一致地说:他(耶稣)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那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以赛亚书53:4,5

这是取自和合本圣经的翻译。一本好的串珠圣经在“忧患”和“痛苦”旁边会有小字的说明告诉你希伯来原文的意思是“病痛”和“疾病。”

李塞博士译本的希伯来圣经是一本为正统犹太人所使用的权威译本——如此说:“他担当我们的疾病,背负我们的病痛;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这是应验先知以塞亚的话,说: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

这里就说得更清楚了,马太说他引用以赛亚书,你若考查经节的出处,你会发现他正引用以赛亚书53:4。我喜欢这样子说:“耶稣担当我的忧患,背负我的痛苦。”

我读了这节经文许多年,才明白其真正意思:耶稣确实、完全地担当我们疾病和病痛的原因。他担当我们的软弱和背负我们的疾病。

我们知道耶稣为我们被定罪,他背负罪的目的是叫我们能从罪中得自由,他背负病痛的目的是叫我们从病痛中得释放。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医治。——彼得前书2:24

因此,以赛亚、马太和彼得——三个见证——告诉我们耶稣流出他的血不仅赦免了我们的罪,更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

有些人不相信这个事实,有一次我读了一本解经书,其作者说:“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得前书2:24)他说这并不是指肉体的医治,是指属灵的医治。你的灵因他的鞭伤而得了医治。然而神不医治罪人的灵,根据圣经,他再造一个灵,使人成为一个新造的人。

耶利米和以西结在旧约中发预言,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另立新约……”(耶利米书31:31);“……我也要将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以西结束11:19)。那些相信神医治人的灵的,不相信人曾失败过(或犯过罪),他们那不符圣经的讲论,说我们所有人都有一点神的神性,需要神使它变为完全。

不是的!一个罪人需要重生,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如同哥林多后书5:17所记述的新造的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然而,当一个人得医治时,旧事并没有已过,一切也没有变成新的,只是疾病消失而已。那患病的部分成为新的。(若我的鼻子上长了一个脓胞,而脓胞痊愈了,我并没有得到一个新鼻子。那仍是我本来的鼻子,只是患病的部份消失了。)

因此,彼得前书2:24不是指灵的医治;它的意思就正如它所说的。当我从那个人的评述中读到以上的说法时,我想到,若这是指灵的医治,那么主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而且他也犯了一个错误。

我回想起我在奥克拉荷马州所举行的一个聚会里发生的一件事。

有一对我在德克萨斯州认识的牧师夫妇对我说:“甘弟兄,今天晚上,我们将要带一位我们教会的女士来祷告,她是跛脚的,在七年内她不曾走过一步,我们曾经带她去看过全州最好的专家,他们说她以后都不可能再走路了。”

通常我是在恩膏之下来服事人的。她来的那晚,我要服事许多人,轮到她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你知道,在任何时候主都一样,而我却不是。其实恩膏时常在那里,只是恩膏的彰显却不是如此。因为当你疲倦无力时,你很难顺服神。

因为当我要为这女士祷告时,恩膏已消失了,我不能如常用心地来服事她,他们老远地带她来参加这个聚会,我应该如何做呢?差她走吗?不,不。

有一个方法可以服事她——因为神的话语从不失败,恩膏可能减弱或消失或不见,但是神的话语却是永远有恩膏的,哈利路亚,而他的话语就是灵和生命。

我只在讲台上坐在那女人的旁边,打开我的圣经到这一节经节(彼得前书2:24)把圣经放在她的大腿上,并请她读出来。然后问她:“这句话是过去式、未来式,或是现在式?”

她的脸孔如同霓虹灯照亮夜晚般恍然大悟地说:“那是过去式,若我们已得医治,我也得了医治了!(那就是相信神的话语所说的。)我说:“姊妹,你会不会做我告诉你要做的事?”

“好的,”她说:“若是容易的,我就会做。”

我说:“这是在你生命中做过最容易的事,只要举起你的双手,并开始赞美神,因为你得医治了——不是将要得医治——你已经得医治了!”

我真希望你看到那跛脚的女士,她没有医治的确据——她尚未走出一步——但是她举起双手,往上看,她的脸上充满着笑容地说:“哦!亲爱的父神——我真高兴我已得医治!哦!主!你知道过去我是多么厌倦一直坐着,我真高兴我不是无助的,我不需要别人来照顾了。”(你看,她真是按着神的话语而行,这就是信心。)

我站起来告诉会众:“让我们都举起手,和她一起赞美神,因为她得医治了。”(虽然从外表看,她是坐在讲台上,跛脚的)

当我们停止时,我转向那妇人说:“现在,我的姐妹,靠着耶稣的名起来行走!”

神和数百人都是我永恒的见证,她马上就跳起来,跳跃、跑着及跳舞,就如那个进了殿,走着、跳着赞美神的人一样(使徒行传3:8)我们都和她一同欢呼。

聚会后,有人离开那儿并说关于我的谎话,他说:“那个甘牧师,昨晚在那里医好了一个跛脚的妇人。”

我与你或其他的人都与这件事情的成就无关。耶稣约在两千年前已经医治了她,而她当晚才发现她得医治。

我所要告诉你的要点就是,虽然某某传道人说彼得前书2:24不是指肉体的医治,但这却是我给那不脚妇人的经节。

我自己思想,若这段经节只是指灵的医治,那么神就弄错了。他应该医治她的灵,而不是医治她的身体了!

朋友们,那段经节就正如其所说,是指身体的医治,而现在身体的医治是属于我们的。

赞美神!因着他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他不仅救赎我们脱离罪,他也将我们从疾病中救赎出来。

神的旨意是要医治你。决不要怀疑,因为在他救赎的计划中包括了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