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火把

火把与宝剑 | 雷克.乔纳 Rick Joyner

我坐在伦敦的旅馆房间里。我感到焦躁不安,想要走到邻近的白金汉宫。虽然我明知自己这次来对了地方,来对了时候,但这却是我所经历过最困难的服事旅程之一。

我开始回想有关这次旅程的预言。我把头靠在椅背上休息一会儿。突然间,我进入另一个世界。

我站在海滩上,海水轻轻地拍打我的脚。我想我一定是在做梦但我知道我并不在睡觉。我看着绚烂的天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日落或日出。我开始思索,为何无法分辩它是日出或日落。

接着,我留意到空气:它不只是干净、新鲜;我每吸一口气,便感觉自己更年轻,心智更活跃,思想愈加敏锐、清晰。

我观看远方的山岭,开始仔细端详。它们看来离我至少有五十哩,或是更远;空气太干净,我难以确定。我爱山,也曾见过世上最雄伟的一些大山,但这些山比我所见过的更美妙。他们好像巨大的堡垒城墙,展现力量和决心,却又友善而吸引人。

我继续往下看到群山和我之间的海水,思考是否有一条路可以绕过海水,使我到达山岭。它们虽然离我那么远,我却被它们深深地吸引,想要马上过去。

我觉得应该更仔细地观察海水。它也是完全清澈,带着一丝丝蓝色,与天空形成强烈对比。我很难想象还有比这里更完美的地方。奇怪的是,它好像是我的家,是我所归属的地方。我整个人以妙不可言的方式苏醒起来,好像从梦境中醒过来进入现实,而这个现实又远比梦境来得更为美妙。

然后,我注意到有个像人的形体在海滩上向着我走过。我从老远便看到祂拿着一柱火把,散发着与天空相同颜色的光芒。从祂坚定却从容的步伐,我马上知道那是主。祂从来不匆忙,因为时间也听名于祂。当祂走近时,我看到祂穿着白袍子,前面束着金带。祂的衣服和袖子边缘镶着金色的图案。

祂说:“这是日落和日出。一处的日出就是另一处的日落。你活在一个时代的日落,和另一个时代的日出。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了解你所处之代的末了,和即将来临之时代的开始。”

祂走近来,将火把伸出,示意要我接住。

祂说:“这是你的。我点着了这火把,但你必须让它持续燃烧。”

我接过火把,却没想到它是那么轻;因此,我想它也一定很脆弱。

主回应我的想法,说:“它既不轻,也不脆弱。它比地球更重、更结实。这是我同在的光。若不是我靠近你,你就拿不住。你如果偏离我的同在,它就会变重;你如果偏离我太远,就不得不将它放下。那时,就会有别人把它捡起来拿住。只要紧贴着我,就可以继续持有它。”

我继续察看火把,这是主继续说:“这个火把所吸收的空气是属天的,而非属地的。如果持火把的人在属天的领域里与我同行,世上就没有任何能力可以将它熄灭。它的亮度和能力在乎持火把者的生命,以及他与我靠得有多近。”

我还在注视火把时,主已经开始沿着海滩走下去。祂才走了两步,我就发觉火把变重了;我赶快跟上。接着后面有另一个声音开始说话。

“就连火把本身都能使你分心,影响你跟随祂。”

我回头看到一个中年人,穿着简朴的修道士服装。他有一张正经而喜乐的脸。我们一边走,他一边说:“在你的世代里,持火把者会多如过往所有世代的总和。当你遇见其他持火把的人,会认得他们;你们必须彼此鼓励、帮助。你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单独站立得住,所以必须与其他持火把得人连结。你们联合起来,便能胜过抵挡的邪恶势力。借由这火把的光,你们可以使众人、众城、甚至列国得着自由。”

这时,我注意到火把在呼吸--它是活的!我用双手握紧它时,就有一股能力流贯我的全身,仿佛在我身上接通了某种电路。我的视野扩展,心思更加敏锐,并且感觉力量加增。我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愿意舍弃这样的宝贝。

主插进来说:“你还没有感受到它的痛苦。我以我的话语托住宇宙;是我的话语使你能够握住这火把。这火把是我同在的光,也是你们所谓的‘运动’。我是活生生的真理,而活的真理总是在运行。起初圣灵就在运行,而祂从未停止运行。生命是会运行的。”

与我们同行的修道士接着说:“我们在祂里面生活、行动。圣灵总是在运行。当祂运行在空虚混沌之上,祂就带来生命。那就是祂的目的--将邪恶在世界造成的混乱转化为新的生命。你若随着圣灵的生命而行,你的灵便会吐露出创造力。”

“你是谁?”我问道。

“你们称我为多马.金碧士(译注:Thomas A. Kempis(1380-1471),著有《效法基督》[The Imitation of Chirst])。”

“很荣幸见到你。我很熟悉你的作品;它帮助我渡过了一些黑暗的时光。事实上,整体而言,我觉得除了圣经以外,它是我所读过最强而有力的著作之一。”

多马继续说话,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评语。“严重的黑暗时期很快就会来临。我活在地上时曾面对黑暗,但不及你即将目睹的。记住,你若靠近主,就永远不会活在黑暗里。你所持的火把,是每一个真正出于圣灵的运动之源头。这些运动的领袖都是持火把的人。那些停滞(生命也因此终止)的运动,是因为火把被撇下。你如果要忍耐到底,便必须贴近这个光和火的源头。祂一直在运行,你也不可停滞。”

主示意要多马来到祂身边。当祂把手放在多马的肩上时,充分表现出祂多么喜爱他。

“世人以为多马是一个卑微的工人,负责煮饭、洗碗、除草,但他也曾持有这火把。他在洗碗的岗位上,要比君王、皇帝更有权能。他向后世千千万万的人发预言。直到今天,我仍然透过他的作品发出信息,预备将来的人。你若是洗碗而与我靠近,将比统帅三军或治理国家却远离我,更有权能。”

我们一边走,多马又开始说话。

“这火把是提供给祂所有的使者。只有少数曾经持有,而长期持有的人更少;学会住在祂的同在里的人并不多。你如果与祂靠近,便会把你在这里所见到和感受到的分赐给许多人。许多人会因此被吸引到祂那里。你如果拿了这火把,后来又把它放下,就有可能被利用来做很多的坏事。”

“一个曾经见过主,持有代表祂同在之火把的人,怎么会被利用来做坏事?”我提出异议。

“这火把会带给持有者很大的影响力。那些曾经持有、后来有把它放下的人,常常是因为他们重视火把的影响力甚于神的同在。当他们偏离神,火把就会变得重到他们拿不动,于是他们便将它放下,开始因为自己的话语取代了神的话语。人的教义和传统,便是如此开始消弱圣灵对人的影响力。这种情形发生在每一个运动中,直到今日。你想,你可以做得比其他持火把者都好吗?”

这些话对我而言确实是暮鼓晨钟,因为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容易偏离主,很容易就不再亲近祂;我也知道自己有时因着骄傲和自是,会以为自己的意念就是祂的意念,自己的话语就是祂的话语。

尽管是在祂同在的荣耀中,我们行走的时候,惧怕还是临到了我。一旦领受这火把,我的失败后果会加倍,影响到了许多人。我回想过去在服事上的失败,以及事业上的失败。每一次的经验都更具毁灭性。现在,我的事工又要开始扩展:我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从几乎每一个重要的方面来看,过去我所开始的每一件事都是以失败收场。“这次会不一样吗?”我在想。

主看着我,目光中传达了恩慈和宽恕,但同时我也感受到所要领受之警告的严厉。

“我的灵会与你同去,并且会光照你偏离我的倾向。不过,你仍需跟随我的灵;就是持火把的人也不会被迫跟随我。人若不爱我超过爱罪恶,就必跌到;人若不爱真理超过爱世人的赞美,就必跌到。你若爱我和我的真理甚于世界所拜的偶像,就不会跌到。这是你每天的选择--来跟从我,或是服侍那些易于消弱你对我感情的偶像。”

我更紧地握住火把。这时流经我的能量事如此强大,好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苏醒过来,随时可以向前跳越。我想到罗马书八章11节:“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由于和祂靠近,我必死的身体前所未有地活了过来。

当我这样苏醒过来后,发现那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活的--不只是树木和青草;稀奇的是,就连山岭都像是活的,甚至云彩都好像要说话。这一切都奥妙而自然,也本当如此。我开始与所见到的一切产生一种团契。我一边吸收这一切,主继续说:“要向世界显明天堂存在的时候到了。将火把往海面放下。”

我放下火把,直到它碰到水面,然后完全淹没在水里。火把的火继续明亮地燃烧,而且在水面下看起来更美;接着海水着火了。火把散发出火焰慢慢、稳定地延烧到天际,好像主行走的方式。我思考海水的成分是否为某种燃料,而经过我仔细观察,发现它也是活的!

火燃烧时没有产生烟,只有温和的热能,是一种具穿透性的温暖,在我里面释放出更大的能量。我站在那里,能量不住地增长。很快地我感觉自己可以跃过房子,甚至举起房子;那是一种奇特、美妙的感觉。当我苏醒的时候,便连结于一股生命力;它赐给我整体的力量,这好像是在经历属灵的临界质量。

多马仔细、认真地看着我,然后补充道:“当你住在祂里面、遵行祂的旨意时,祂在一切生物中的生命力就会从你里面开始涌流出来。如此一来,我们帮助别人苏醒,这生命也会在我们里面增长。不要落入敬拜这股生命力的陷阱;若要留在生命的道路上,惟有寻求生命的源头。”

我知道,这又是一个重要的警告;很多异端和新世纪运动就是掉入这个陷阱中。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要记住那种感觉。我知道每一个尝过这生命的人都会对它永远上瘾,不停地寻求它,就好像吸毒者寻求毒品一般。多马显然读出我的想法,便继续说:“没有一种沉醉能与生命相比拟,但要记得,生命还是会令人上瘾。很多人因着圣灵最轻微的触摸而倒下;他们只要尝到一点这个生命力就会在圣灵里面醉倒。然而,祭司必须学习在祂荣耀的同在中依然站立服事。如果你将身体降服于这个生命,就会醉倒;如果将你的灵降服,就会苏醒、强壮、看得更清楚。你必须训练将来的人不要寻求好感觉、不要沉醉于这个能力,而是要清醒,能够看得清楚且克尽职责。等你达成你的目的之后,就可以永远享受那种好感觉。”

主转身直视着我。

“你可以用这火把点燃列国。这就是摩西在荆棘丛中看到的火;我差遣了这火伴随着他,使我的百姓得到自由。我即将再差遣这火伴随我的使者,叫我的百姓再次得着自由。”

我看着水面上的火,发现水是由万民组成的!他们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反而活过来。这火有一天要遍满全地,烧尽每个生命中的草、木、禾秸,但要炼净金、银、宝石。我想到主在路加福音十二章49节所说的:“我要来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

我把目光投向多马。他晓得我在想什么。

“是的,时候已到,火已经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