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呼召

荣耀的光辉

「玛蒂!我好象觉得主要你单单为他自己而活,并服事他自己。」

这段话是卫理公会的牧师白威廉(William Blair),和他的甥女温玛莎艾碧格(Martha Abigail Wing),安安静静地共进晚餐时对她说的。

这话宛如正中红心的利箭,深深地插入她的心坎。威廉姨丈没有再说什么话,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因为圣灵籍着这话已经作了工。玛蒂(这是家人对她的昵称)凭着直觉马上知道主在对她说话并呼召她;她也知道接受了这项呼召,意谓着多年来所怀的愿望及美梦将永无实现的可能。姨丈无意间脱口而出的简短话语,粉碎了她诸般的野心。

打从七岁起,玛蒂就显出了非凡的文学天赋。在她八岁的某一天,全家要出外旅行一整天,玛蒂却决定要留在家里。当妈妈和姊姊们出门以后,她把小房子的门小心地锁上,并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这样她可以整天写作不受打搅。这一天努力的成果,以及以后许多日子所写的东西,她都小心地藏起来,甚至把一些作品藏在她卧室的地板下。由于害羞和谦虚,她对自己作品的素质一点也不存幻想,自然一点也不愿让人看到,或洞悉她的意图。她暗地致力于她所感兴趣的,尤其是写时。于是成为一个作家的野心,慢慢地、却也是坚定地逐日成形在她里面。

在这当中有十年的时间,她安静地、继续不断地致力于她的目标,直到有一天姊姊妮蒂意外地发现了她的一些文章,就寄给了当地的报社,被登在报上后,颇获好评,使得玛蒂的心志变得更强了。在这事发生的前一年,她高中时期的作品曾被列出,也获得极高的赞誉,所以她满怀着信心,期望有一天能成为一个著名的女诗人。

如今呼召临到了——如此清楚而强烈。她刻意去拒绝,但姨丈的话实在是圣灵的声音,自然不会轻易地消失。纵然她试着去忽视它或忘记他,但那微小的声音却继续不断地耳语着:「主要你单单为他自己而活,并服事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