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得烈 序 言

等候神 | 慕安德烈 Andrew Murray

講詞節錄 (一八九五年五月卅一日)

最使我感覺驚奇的,就是從世界各地宣教師的信函,正如雪片一般的飛來。這些虔誠事奉主的同工們,大家都一同見證他們在工作中所感覺的需要,那就是他們期望能夠更深切更清楚的看見,基督在他們身上所要成就的一切。讓我們來仰望神在他的子民中間啟示他自己,就是極少數的人在以往所曾感覺到的。我們要對神期望他親自行大事。

在我們過去所有培靈大會和種種聚會中,對於等候神這件事,實在是太過疏忽了。神豈不樂意按照他自己神聖的方法來安排所有的事情嗎?神子民的生命曾達到了神樂意為他們所成就的那一個最高境界嗎?當然還沒有。我們務要等候他,而放下我們那些大蒙祝福的縫歷,我們所認為那些基本屬靈真理的看法,和我們那些似乎非常必須而實用的計劃,而要子神以時間和地位,向我們顯示他所要作的一切。神是有他嶄新的發展計劃的,他能作出生前絶後人從未聽過的新事來,我們總要擴大我們的心境而不要限制他。

「禰曾行我們所不能逆料的事,那時禰降臨,山嶺在禰面前震動。」

一 序 言

在我去年未動程往英國之前,我曾深深地感覺到,在我們信仰的生活中,無論是個人的或是公開的,我們是何等需要更多的得着神。我曾感覺,我們需要訓練我們的會家在敬拜中能更多的等候神,而要以培養人對神的同在有更深切的感覺,更直接的與神有交通,更完全的依靠神等等,為我們職事的唯一目的,在愛克司德大廳一次歡迎早餐的席上,我曾簡單的發表了這一個思想,和我們所有信仰工作上的關聯,我在別處也曾說過,這一個感覺獲得的反應令我非常的驚奇,我曾看見神的靈正在許多人的心中造出同樣的渴慕來。

在以往的一年經歷中,無論是個人或家人的,都大大的加強了這個感覺,我自己不過好像是剛剛開始看見這一個關於神,並我們和他的關係最深奧的真理,都是在於等侯神的這一件事上,我們在生活工作中受到靈的影響,是何其稀少!本書的內容就是我這一種感覺(信念)的產品,而且非常的渴望,能藉此指引神所有的子民來注意這一個偉大供應拯救的源頭,本書大部份的內容乃是在我的旅程中寫成的,我怕其中會有些匁促草率而不夠精緻的地方,當我校閲時,我曾感覺說,我若能重新寫過就更好了,但是現在我卻不能做到,所以我就這樣將本書發出,而附帶著一個禱告說,惟願這一位樂意使用弱中之弱者的神,能把他的福份多多的加在這本書上。

我不知道我能否用幾句簡單的話,來說明我們必須學習的主要功課,我在本書的末尾,那三扁書評中,曾提起了一些,我現在所要說的乃是,我們信心最大的欠缺乃是在於我們不夠認識神,對一切怨訴軟弱失敗的答案,對所有追求聖潔及生命長進的會家唯一的信息,應當不過是: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你豈不是信有神嗎?倘若你真實的信神,他就要糾正一切,神能藉着他的聖靈樂意如此行。總不要期望你自己能得什麼好處,或從人得到什麼幫助,只要把你自己毫無保留的交與神,而讓他在你裏面工作,他必要為你工作。

這樣看來是何其簡單!然而這一個正是我們所茫然不知的福音,當我把這些掛一漏萬的默想送出去時,我感覺非常的慚愧,我只能因着我對弟兄們和對神的愛而投送出去,唯願神能用這一本書吸引我們各人歸於他自己,而在實際經歷中學習這一個蒙福的藝術——單單等侯神,唯願神使我們對於一個完全等侯神的生命能有一些正確的觀念,而深知這一種影響並非在於思想,想像和自己的努力,而是在於聖靈的能力。

我在基督裡問候神所有的聖徒,不但是那些我我有機會曾遇見的聖徒,並且也是那些素來未謀面的,我乃是你們的弟兄和僕人。

慕安得烈

一八九六,三,三

附 錄

在這一本小書中,我曾一再的說到,我們在培靈會中當如何等侯神,我曾特別高興的注意在貝特司來(Canon Batteldy)的生命裏,這一個思想是何其顯著。他在準備開西培靈大會(Koswick)之前某一種演辭中,曾說到獲得真正聖潔的三個不可少的步驟,頭兩件乃是,要認清基督徒美德造詣的可能性,和要過這種生活的堅定心志。第三,我們必須仰望而等候那升上高天的主來作為我們一切的供應,他在一八七五年第一屆開西培靈大會數日後的一封信內,又寫着說:「在第一次聚會中,那一個主要的音調曾震動了所有的聚會,那就是說:「我的心哪,你當專心等候神,因為我的盼望是從他而來。」

再者,在我以後接到所有函件的見證中,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相同點,那就是主必賜給我們能力能完全的降服主,並且那一種永恆平安的經歷乃是必然的結果。」